衣冠楚楚的文盲
2014-03-31 00:00:00   来源:李天予   评论:0 点击:

又是一个冬天的夜晚,寒风凛冽,就像爱做恶作剧的人,一口长气吹起了飘落在地上的树叶,掀翻了人们头顶的
又是一个冬天的夜晚,寒风凛冽,就像爱做恶作剧的人,一口长气吹起了飘落在地上的树叶,掀翻了人们头顶的帽子,刮痛了人们柔软的脸颊。我是这个车站上车处的铁栏杆,不知度过了多少次这样的寒夜。虽早已习惯了这样的天气,但我还是希望风早一点停。我身边有一位等车的年轻母亲,抱着孩子,脸上露出慈祥的笑容,哄着她那襁褓中的婴儿:“乖宝贝,一会儿见外公外婆去!”婴儿含糊地学着,引来母亲的笑声。我看着上车处的一条长龙,又看看“母子上车处”的空空如也,十分开心,她们马上就可以上车了。
   突然,有一人朝母子上车处走来,嘴里还骂骂咧咧:“这鬼天气!”原来是一个五大三粗的彪形大汉正朝这儿走来。他不会没看到吧?可是,后来的事情却让我震惊了!只见他像赶着投胎似的,亲着挤进了母子上车处,把那位年轻母亲挡在一旁。紧接着,又是几个男人奔上来挤进了母子上车处。
   年轻母亲惊呆了,不知所措地说道:“几位先生,这可是母子上车处!”那大汉用被烟薰黄的大手一拍我,露出了两排比萨斜塔似的黄牙,气冲冲地说道:“我不识字,怎地?”那样子,真像气势汹汹的奥巴马准备吞了卡扎菲一样,年轻母亲一下子不敢说话了。那大汉得意洋洋,好似中了五百万彩票。旁边还有个戴军帽,军容严整的军人,威风凛凛,好像只要一旦出现匪徒,他就会掏枪把他制伏一样。可现在他却用帽子遮严了脸,装着没有看见的样子。
   旁边又走来一位老干部,抽着一根中华烟,蹬着一双棕色尖头皮鞋,望望候车处的长龙,又望望母子上车处。他想:我为国家为党鞠躬尽瘁二十多年,此时总得有些“特殊待遇”吧。权衡一下之后,老干部的自私心压倒了公德心,他也排进了母子上车处。一个顶着礼帽,身穿得体西服,大腹便便的人也跟着老干部排进来了。这人一定是位大老板,行事却是如此没有为他人着想的精神!他们上车时,我撞得大汉跌了嘴啃泥,这才解了恨。
    可是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呢?我开始追根溯源。这几人中,有威风凛凛的军人,有虎背熊腰的大汉,有满腹经纶的知识分子,也有腆着啤酒肚的老板。他们有的穿军大衣,戴军帽;有的戴礼帽的;也有套皮夹克,蹬大皮鞋的。从他们的衣着神态上可以知道,他们都是有知识、明道理的人,会不认识这五个醒目大字吗?不,他们不是不识字,他们不懂的是社会的公德心,是做人的根本。他们的公德心已遭淡忘,徒具衣冠楚楚的外表!
    有一句古话说得好:“勿以善小而不为,勿以恶小而为之。”我多没希望每一个现代人都时时刻刻牢记这句话的千古明训啊!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(指导老师 杨秀华)

 

点评:

  

读者评论

你还没有登陆,如果你不是我们的小作家学员请注册

相关热词搜索:浙江小作家 小作家 少年作家

上一篇:春天的校园
下一篇:外公的年糕

分享到: 收藏